图片新闻
师大要闻
  

天津师大9位离退休老同志获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


发布时间:2020-10-26

党委宣传部、党委离退休工作处消息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向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、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等颁发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”纪念章,我校张友挚、郑学成、何健(女)、吕烈海、林镜秋、卜文禄、刘玉林、曹粉善(女)、程德参9位离退休老同志获得纪念章。

10月22日下午,校党委离退休工作部到4位离休老同志家中慰问,并颁发纪念章。他们都曾亲历战场,分别作为护士、宣传员、文艺兵、司号员,不计生死、保家卫国,为抗美援朝的胜利做出英勇的奉献。如今,老同志们都到了耄耋之年,年岁最高的已经92岁,但当他们佩戴上纪念章、谈起入朝作战的经历时,依然兴致高涨、感慨万千,种种画面历历在目。

与“死神”擦肩

1949年,18岁的张友挚在河南当地参军,那时他初中毕业。朝鲜战争爆发第二天,组织就下达了整装命令。张友挚回忆,那时他只知道中国和朝鲜唇亡齿寒,作为一个满腔热血的青年人,为了保卫国家,他写下决心书,加入志愿军,跨过鸭绿江,开始了一段艰险但光荣的岁月。

张友挚在军队卫生部从事护士工作,为伤员处理伤口。然而军队过了鸭绿江半个月后,就吃不上饭了。三八线以南,他们被视作“土匪”,只能自己找食物。他们靠敲击土地、辨别声音来寻觅粮食的踪迹,运气好时能从地里刨出玉米或土豆,大多数日子只能挨饿。到了1951年,情况有所好转,士兵们能吃上炒面和压缩饼干了。回忆起这个情节时,张友挚的眼神依旧难掩激动,他笑着说:“炒面真的非常好吃,那时候偶然拿到一瓶甘油,把油倒进面里拌着吃,开心得不得了;压缩饼干也是好东西啊,那么小一块,有花生有黄豆,有甜的有不甜的,很珍贵的,不是随时都有的,偶尔能来一点儿。”

在历时两年的作战经历中,张友挚三次和死神擦肩而过。第一次是在夜里行军时,他拖着一头牛,敌军的探照灯一照,一个炮弹把牛身打穿,但万幸没有伤到他。第二天他还和战友一起吃了顿牛肉。第二次是子弹把他的背包打穿,后来他把衣服拿出来看,每件衣服都有一个洞。最后一次是他得了伤寒病,高烧不退,虱子长满了全身,那时大部队已经撤离,留下一个人照顾他,找来了稻子,磨一磨再熬成米汤喂给他,这才救了他一命。“救我的人姓张。后来我说,感谢他救我一命,他说,那是他的任务。”张友挚回忆道。

张友挚觉得自己活下来非常幸运:“上朝鲜打仗,根本没打算回来,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死了。”如今,他感恩党和国家带给老百姓这么好的生活,希望年轻人都能积极行动起来,为国家的繁荣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枪弹中的英雄

1949年我国粮食储量紧张,吕烈海所在的部队在天津市静海县开荒种稻,次年10月,打稻机正在稻田里收割着稻谷,队伍突然接到上级命令,没有说明具体任务,便整装待发。1950年10月25日,吕烈海坐上了开往辽宁省丹东市的闷罐车,正式加入了抗美援朝中国人民志愿军。

作为抗美援朝战争中天津市六十六军炮兵宣传队中的一员,吕烈海以部队日常生活为原型创作剧本、排练剧目,最后给战士们演出。他形容自己的工作是“前线的后方,后方的前线”,虽然不直接接触战争一线,却也与死神擦肩。在平壤边境,一次美军轰炸来临时,他仍在睡梦中,直到子弹从身边穿过才被惊醒,躲进下陷式厨房得以逃过一劫。但他认为自己的生死经历与一线战士们相比不值一谈,在他的记忆里,有一位令他终生难忘的勇士。

“没上战场前,大伙儿都有点恐美心理。”吕烈海回忆道。而打破这个心理的,是第六十六军的一名战士,年仅19岁的副班长——刘桃顺。在第一次战役中,他毫无惧色,手持刺刀消灭了两名美军。这一刺,刺破了美军在我军心中难以战胜的幻象,极大鼓舞了士气,使整个部队斗志昂扬,充满了必胜的决心。

抗美援朝战争已过去70年,今天的中国与70年前相比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吃炒面喝雪水的日子停留在了吕烈海的记忆中。看着胸前金光闪闪的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”纪念章,他感慨万千:“虽然我现在不能工作了,也不能贡献力量了,但我仍然能感受到党对我们的关怀。我会继续听党的话,尽自己的力!”

穿越世纪的战歌

“雄赳赳、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;保和平、卫祖国,就是保家乡……”谈起抗美援朝的记忆,92岁的何健再次唱起了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》。虽然见到她的时候,她刚从床边坐起来,走路颤颤巍巍,宽大的裤管里是一只手掌就能握住的大腿,但当她唱起这首歌来时却依旧精神矍铄、嗓音清亮,眼里闪着热切的光。

作为一名女志愿军,何健在谈到参加战争的感受时说:“我们那个时候没有‘怕’字,不知道什么是害怕,只知道勇敢地和解放军站在一起。”她是部队的文艺兵,跟着战士们跑山、钻防空洞,为大伙儿唱歌跳舞、鼓舞士气。

回忆起过往的种种,她感到非常光荣:“我去过朝鲜,我做过贡献。唯一的遗憾就是,我没有做得更多。”她希望年轻一代能继承老一辈战士们不畏艰险、甘于奉献、热爱祖国的精神,“用自己的所学为党和国家做事,脚踏实地、不负韶华!”

伤疤与荣耀

在纪念章签字单前,郑学成久久不能控制住颤抖的手,签下自己的名字,那是他在战争中留下的旧疾。作为在枪林弹雨中穿梭的一线战士,他的身上有多处有故事的伤疤,而属于抗美援朝战争的,是至今仍嵌在他腿骨中的一枚弹片。

郑学成在部队中担任司号员一职,首长一声令下便要吹响冲锋号角。一次作战任务中,郑学成在吹响号角后感到腿部像被一块砖头击中,但他来不及感受,就跟着首长一起向前跑。不出二十米,他低头一看,鲜血从腿中涌出,浸满了鞋子。当时前线没有医疗队伍,郑学成只好与其他伤员一起,连走带爬地返回鸭绿江。渴了喝马尿,饿了扒树皮,用刺刀砍下树枝做拄杖,20多天才回到了鸭绿江医疗队所在地。

因为当年有限的医疗条件,加之救治不及时,那枚弹片永远留在了郑学成的腿中,导致他如今无法正常行走。但他却将这满身的伤疤看作荣誉的勋章,他对自己的人生有四句话的总结:“吃过糠,扛过枪,过过江,负过伤,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誉。”看着胸前的奖章,再看着眼前的后辈们,他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你们年轻,而我年岁大了,但希望你们能记住祖国的今天来之不易。”

70年前,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,肩负民族使命,保家卫国,赢得了伟大的胜利。70年后,他们戴上纪念章,向晚辈们回忆着往昔峥嵘岁月,也寄托了对伟大祖国繁荣昌盛的殷切期望。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人,我们应该继承发扬老一辈战士们甘于奉献、勇于承担、不畏艰险、不辱使命的爱国精神,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接续奋斗!

文字:丁怡文 刘悦
摄影:韩兴启


分享到


关闭

快速链接
 
地址: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 邮政编码:300387      
津ICP备09008453号-1|津教备0385号
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560号|事业单位标识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